电话:150-1400-2397

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

发布时间: 2017-08-05 19:03 作者: admin 浏览次数: 次浏览
      以前,穷日子不好过,每个捉襟见肘的家庭都与亲戚、朋友、邻居攒换着度日,相互借钱、借东西。
      妈喜欢借给别人钱,也向别人借过钱,那是因为左邻右舍都要揭不开锅的时候,可妈的心态永远是平和的,欠人家的钱她不忘,人家欠她的她不记得了。说不清她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。
      邻居蔡婶子,经常来向妈借钱,妈真的没钱,裤腰沿儿里藏着的那几块钱,她计算着怎样才能花到月底,可还是被蔡婶子嘴里磕磕巴巴说出的话感动出来一半儿钱,且还款遥遥无期。
      月底了,妈没钱用也有办法,去找明叔,明叔是爸的朋友,每个月余下的几块钱,就是我家的周转资金。有时邻居同学富贵的母亲也主动借给妈钱,可她就是不借给蔡婶子,怕她还不起。
      我放学回家,听见在井沿儿洗衣服的母亲在和蔡婶子对话:“怎么又没钱了?你那上班的小工厂不是刚刚开工资吗?”
      “哦,我这个月休病假扣了不少钱,开点儿钱把菜芹的学费交了,老师催了一个星期了。孩子死爸那点儿抚恤金早就花没了,欠大安子妈的钱,她今早就堵在门口要,没办法我还她了,上个月借你的两块钱还没还你呢,真是对不起,实在不好意思再张口,可家里真的揭不开锅了,……” 蔡婶子弯腰咳嗽半天,冲地下吐一口白痰。
      妈在围裙上擦了擦手,叹着气从裤腰沿子上拿出两块钱,她的手也在颤抖。我真想说:我们家又不是开银行的。
      我从小医院的垃圾堆里捡来不少塑胶瓶盖,土黄色的,我把瓶盖排列在一块木板上,用小钉子挨个钉上,手上不小心砸了个紫泡。耗费了一下午时间做成了一个洗衣板。妈用了说好使,准备把那个破得不能用的洗衣板劈烧火。大安子妈也来井沿儿洗衣服,她向妈借去了,说她也用用试试那新颖的搓衣板。
      晚上,大安子来了,带来了一大堆塑胶瓶盖,说:他妈妈用了挺好使,去小医院要了不少瓶盖,让我重新再做一个,那个她不还了。我很生气。
      妈跟我说:“那个东西又不是钱买的,谁用都是用。你安婶儿喜欢用就送给她吧,你再做一个不就得了。谁都有求人的时候,能帮助别人是因为你有这个能力,瞧得起你才麻烦你。你小小年纪就计较长短得失,长大了能有多大出息?……”
      妈还教训我做人要有悲悯之心,我无语,只好默默重新做一个洗衣板,这回我做了一个拼有好看图案的,大安子妈看见了,想换,我没同意。妈说我和爸一样:隔眼。
      爸的木工工具也经常有人来借,可爸不像妈那么好说话,邻居想借用工具,好,他问:干嘛用?借者告诉了他干嘛用。他带着工具亲自去给人家干,干完了回家,嘴里嘟嘟囔囔的不满,说人家不懂事,不打听打听,他的工具是不外借的。
      爸经常埋怨妈,说他不在家时,妈不听爸的,把工具借给别人丢了好几件,至今忘了不知谁借去了,用完不还。
      N年后的一天,病歪歪的蔡婶子死了,好几个邻居债主堵在门口让她儿子还钱,妈没去。
      过了好几天,蔡婶的二儿子来问我母亲:他妈生前欠我母亲多少钱?妈微笑着摇头说:不欠。
      几年后,那个二哥不知干什么发了财,他过年来我家拜年,送给我母亲一件水獭背心,里面兜里还藏有嘎嘎新的一百块人民币。
《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》文章由http://www.ntmeiyi.com 休闲网原创提供,转载请注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