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话:150-1400-2397

不愿丢弃的正是我不想丢弃的

发布时间: 2017-09-30 11:31 作者: admin 浏览次数: 次浏览
      在荒漠的边缘,我确定我还活着,只是做短暂歇息。回头看来时的路,那被风抚平的独行脚印,像似躯体上的疤痕,转眼就模糊了,依稀可见的,只有随风飘浮的尘沙,还有隐隐作痛的新创口。我站起身,穿上鞋,尽管脚上有泡。弯曲的路无限延伸,可我不知道自己能走多远,边走边回忆着那来时的一路风景。眼前的枯荣与过去的芳菲在朦胧中互换,想着儿时的风筝,想着素年的锦瑟,还有我逝去的情人。一路向西,时光还没有指向夕阳斜照的时候,苍天就黑下来了,墨色乌云遮盖了离地面三尺的天空,与无垠的大漠间只留下一条窄窄的隙缝,我卸下沉重,艰难的匍伏爬行……一道光亮,像是裁开乌云的剪刀在舞蹈,梦幻中,我在穷途中看到了希望!……
      我把闪光的希望,揣在离心最近地方,站起来,抖掉身上的泥土。舔一下干裂的嘴唇。我不再爬行,恢复猿人一样的弓背行走。不再呐喊,枯渴的咽喉就不再发痛。无人想知晓你的忧伤与疲惫,闻不见你惜命的哀嚎,静下来,做瑜伽般的呼与吸,留住最后气力,闭上眼,解除心中的诅咒,你知道风雨过后乌云才能散去。脱下帽子,让那一缕黑云裂隙中透出的七色之光照亮我沧桑无肉的脸庞,迎着光,我要摸索着继续前行。我发现,我会笑了……
我已经会笑了,笑得眼中有泪。感谢上苍让我还活着,这之前我想到过死亡,我不惧怕死亡,恐怖的是,我怎样接近它。用怎样的方法处理它的过程,让爱我的人们无动于衷,来减轻我与他们分离的痛苦。会思维的人叫这:抑郁症。我这么帅气,不会选择那些人们习以为常的形式,刹那间看后让人恶心的囧像。我真想融化在蓝色天空中,像飞不动的鸟儿一样成为自由落体,俯瞰居高临下的最后……可我打不开飞行中的舱门。于是,我选择了海。我生之水命,早应在诺亚方舟航行时就回归大海,免于漂泊。
      在旱陆上疲于奔命了N年,灰头土脸,一身疲惫,漂泊流浪,遍体鳞伤。即便是弃甲归田,那绕耳不绝的杀戮之声也搅得你心无净土。我只能无奈的踉跄前行,越过荒漠,嗅到了海风味道。我看到了大海。噢,原来海与天空是孪生姐妹,一样的博大,一样的蔚蓝,一样的广阔,一样的包容。焊接他们的是冉冉升起的一轮红日,火花四溅,生机盎然。噢,那样的震撼,那样的不可思议。
      这里孕育着生命,它从远古而来。这里是生灵的起源,也接纳生灵的自我归宿。我要将自己交还给她。可我……我看到了这诺大的美卷,海面上斑斓的彩虹。霎那间!我改变了初衷,我想继续看日落日出,想看那欢娱跳跃的海豚,想看那追光逐影的白帆,好似别人一样牵着情人的手,行走在柔软的沙滩上,追逐夕阳的步履,笑着查点那驼色晚霞的出处,……陶醉过后,我把那索命的忧郁,丢进了大海。
      我想,我还应该丢弃些什么。我应该丢弃什么?想想真的不少;我的懦弱,我的左右摇摆,我的得过且过,我的知错不改……,天呐!我有这么多需要丢弃的东西?丢弃了,是否让能我变得轻巧?我应该保留什么?——我的懦弱里带有慈悲,我的摇摆中带着谨慎,我的得过且过,已经表示不再计较现在与将来的得失。天生秉性难移的我,你让我割舍哪一块连皮带肉?阿弥陀佛,十年面壁,我似乎顿悟了。不愿丢弃的正是我不想丢弃的;我的在乎。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我静静的冥思苦想,让我如何真的做到……
《不愿丢弃的正是我不想丢弃的》文章由http://www.ntmeiyi.com 休闲网原创提供,转载请注明!